搜索:

快手、抖音、视频号交战内容付费

乘着4G网络普及的东风,短视频快速普及,数亿用户量级的抖音、快手应运而生。经历了近十年的蓄力后,短视频在2020年正式步入沉淀期,微信视频号费力挤入赛道,与抖音、快手一同寻求变现解法。

近期B站首个付费视频的上线登上微博热搜,为内容付费再添热度,作为内容平台最直接的变现方式,这条变现路径有迹可循。从网络小说的VIP章节,到热门电影需要平台会员,为线上内容设置付费门槛已成常态,而在如火如荼的内容付费浪潮下,短视频平台正在成为下一个焦点。

一个风口遇上另一个风口,会产生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作为2019年就被行业认准的新风口,知识付费和短视频的联姻颇有1+12的气势。但除了光鲜的表现,在这条以变现为终极目标的路上,短视频平台也有“被逼上梁山”的无奈。

一方面,乏力的用户增长令平台们焦虑。中研网数据显示,短视频用户规模增速在2018年达到峰值后持续下降。而Quest Mobile数据也指出,2020年1月至2021年12月,短视频行业的月活用户稳定在9亿左右,规模触顶。

另一面,是单一盈利模式下的变现之困。目前,短视频平台盈利模式以广告、直播和电商为主。

2021年下半年,字节跳动就传出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的消息。瀚腾商务在报告中指出,短视频平台的主要运营模式UGC往往质量不高,无法吸引高素质人群,所以商业变现能力较弱,广告商的注意力正在转移。

而相关法规的出台,也让近年来大热的直播打赏和达人带货受到限制。监管趋严,流量放缓,短视频平台亟待寻找新的变现路径。

内容付费领域,有着无数探路者,此前的知乎Live、豆瓣时间等付费衍生品鼓舞短视频平台向付费进军。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知乎内容商业化收入为2.27亿元,首次超过线亿元),成为第一大收入来源。

从商业变现的角度,简单直接的内容付费是众望所归的方向,然而如何提高用户付费意识,是整个内容付费行业的共同难题。

《新势能人群休闲娱乐APP偏好洞察报告》数据显示,7成以上的用户没有为APP付费的意愿。

于短视频行业而言,内容付费需要经历漫长的试水期。一方面,在用户长期享受免费内容后,很难立刻实现从免费到付费的模式转变,付费习惯的培养不是一蹴而就的;另一方面,有偿内容的吸引力是否足以让用户埋单,还有待考证。

如今,在玫瑰与荆棘共生的旅途中,主流平台们已经做起了内容付费的买卖,基因各异的快手、抖音、视频号,正在讲述着殊途同归的故事……

崇尚“小而美”的垂类APP漫山遍野,怀有鸿鹄之志的快手却在书写“大而全”的故事。

驶入高速区的互联网时代,工具属性的产品飞速迭代,工具出身的快手,血液里流淌着比旁人更多的危机感,不断进行业务探索是快手获得安全感的方法之一。

正如Slogan“拥抱每一种生活”一样,快手想要尝试多种变现方式,从直播、短剧到电商、房产,快手什么都想做,也什么都在做,把触手伸向付费领域,也源自快手勇于探索的“好奇心”,在内容付费方面,快手“大而全”的商业观念同样有所体现。

在短视频内容付费上,快手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2020年快手着手从直播、短剧、录播课程等方面做起了付费生意,涵盖了从专业技能到日常生活的多个垂直领域。目前,快手在APP内单独设立了“付费内容广场”,付费内容形式多元化、观感体系化。

越来越多快手用户开始为付费内容埋单。财报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快手直播付费用户的渗透率环比增长,来自直播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同比增长17.2%,达到60.7元。

不容否认,有趣吸睛的短视频或直播,在承载着大量泛娱乐内容的短视频平台屡见不鲜,而相比大量免费的泛娱乐内容,需要付费的知识品类内容,含金量更高,更易被用户接受。

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CSM)发布的《2021年短视频用户价值研究报告》显示,知识科普、生活技巧、购物分享为短视频用户最愿意付费的内容类型。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在快手的付费用户中为知识内容埋单的比重更大。

诚然,知识付费是个好赛道,但除了天时地利之外,快手在该领域的崛起也离不开自身的用户结构。

艾媒咨询调研数据显示,2021年“35岁+”群体购买知识付费的比例达到58.8%。此时,用户平均年龄比抖音更大的快手,无疑获得了发力知识付费的助力。

可以看到,快手付费内容的“大而全”,让越来越多的用户需求得到满足,但同时,与“草根”文化颇有渊源的快手,或面临付费基础不坚实的挑战。

有报告指出,用户付费意识与城市等级成正比,一二线城市的付费用户占比高于其他城市。这对于三线及以下城市占比过半的抖音和快手而言都不是好消息,以下沉市场见长的快手尤甚,这场内容付费的热潮能否延续,是关乎快手付费盈利的关键。

不可置否,把付费内容的多个领域一一走过后,快手确实挖掘出了一个新的闪光点,凭借百万知识付费用户的拉动,快手正在走向更远的地方。

通过算法把广告推送给不同的目标用户,以此拉动交易和转化,是字节跳动的王牌打法。Quest Mobile报告显示,互联网平台里,2021年上半年抖音以30.2%的广告收入高占比一骑绝尘,而同属字节跳动的新闻APP今日头条同样有着超高广告收入占比(16.4%)。

在整个短视频行业用户增长触顶、广告收入乏力的情况下,抖音也需要一场变革。在各平台短视频内容趋于同质化、用户口味极易乏味的背景下,付费短剧被抖音寄予厚望。

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商业计划,抖音在《2020抖音娱乐白皮书》中曾透露,抖音和华谊创星、唐人影视等多家头部影视制作公司签订协议,预备发力短剧市场。

同时,在屡次与长视频平台因影视剧剪辑的版权问题而缠斗不休后,抖音也在寻找影视剧剪辑短视频的替代品,而与其逻辑相似的短剧,既能满足用户碎片化时间支出,又可以凭借连贯的剧情增强用户粘性。

2021年首部自制短剧《做梦吧!晶晶》获得超2.8亿的播放量后,小试牛刀的抖音进一步确定了短剧的市场前景,继而开始试水付费短剧。同年11月,抖音“付费短剧”的功能正式上线元)解锁一集,付费后的内容可重复观看。

从平台用户的角度,剧情的连续性是一个卖点。比起直播等较为独立的内容,用户更习惯为具有连续性的剧情付费,不过也有网友反馈称付费短剧低质化严重,远不及长视频平台付费内容的质量,付费短剧的前路依然充满挑战。

从抖音自身的视角,这是个布局问题。虽然与长视频平台的包月会员制和单集付费制相似,但区别在于,爱奇艺、优酷等长视频平台因高昂的影视成本难以盈利,抖音则意图以小成本的付费短剧谋求市场红利。

凭借着精准的推送算法,抖音有望在内容付费的时代获得更多关注,但同质化的问题依然如影随形。比如付费赛事活动,有着生态基础的视频号能够更直接地与用户联动。

目前看来,在内容付费领域,抖音还没有形成独有的标签,随着短视频平台内容付费大战的开幕,唯有更高新意和质量才能成为脱颖而出的要义。

2022年1月,一场NBA直播赛,开启了微信视频号的付费时代。免费观看比赛3分钟后,用户需要支付90个微信豆继续观看比赛,Android用户要9元,iOS用户的收费门槛更高,需花费12.8元。

入场迟到,是视频号不容否认的短板。2016年短视频爆发元年后,腾讯进行了十余次试水,推出了微视、企鹅看看、闪咖、猫饼、腾讯云小视频、Yoo视频、酱油、哈皮等等,但大多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而2020年1月才正式内测的视频号,凭借着微信的成熟生态和社交流量池表现尚可,不过与快手、抖音相比慢了不止一拍,视频号唯有抓住“内容付费”的转型机会,与抖音、快手同频发展,才有更大概率实现平起平坐,抑或是弯道超车。

与大多数视频平台不同的是,视频号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独立个体,作为微信生态中原子化组件的它,依附于腾讯生态。

今年1月的NBA直播赛,在微信视频号需要9-12.8元才能观看,在腾讯视频成为包月会员后的付费均价不足4元,价格远低于视频号。

付费赛事的同步推出,腾讯意在辐射更多兴趣人群,而背靠微信私域流量池的视频号又能够凭借朋友圈转发等形式扩大赛事影响力,以更多流量换取更高的转化率。退一步讲,即便付费人群不能转化为腾讯视频的用户,但更贵的直播售价也让腾讯“这波不亏”,横竖都是赚。

对视频号来说,这当然不是没有利好,自带流量基础和音乐、影视剧、体育、综艺等内容,是它最大优势所在。

事实上,视频号赛事付费直播或许只是腾讯的一次试水,如视频号能够为腾讯视频带来可观的用户转化,那么曾与视频号合作,推出过周杰伦、张国荣重映演唱会的腾讯音乐,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进行线上演唱会付费的尝试。

凭借区别于垂直视频APP的差异化优势和自带的12亿微信用户资源,启动直播付费业务的视频号或将为微信带来新的增长点。

目前,继赛事直播付费后,积极面向C端的视频号也在与抖音、快手一样,逐步向个人用户开放付费直播权限。

诞生于腾讯生态的视频号是整个闭环中的原子,与其他业务相辅相成;执着于流量变现的抖音在寻找广告收入外的“第二春”,强大的算法加成或可为内容付费带来新意;以GIF工具起家快手什么都想尝试,更早涉足内容付费且模式更为成熟……

前路漫漫,以优质内容说服用户付费的故事未完待续,或许在不久的未来,线上演唱会等付费内容也会被纳入短视频的商业版图中。

NBA直播(国粤语):老鹰vs掘金无冕扣将阿隆戈登丹佛首战

明天星期一,只有4场NBA赛事。焦点之战肯定是老鹰对掘金的比赛。首先两队近来状态都非常出色,排名不断上升,其次刚刚完成两笔重要交易的掘金,也让很多球迷希望看到阿隆-戈登会和掘金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老鹰连输两场后,上一场大胜没有库里的勇士。这场比赛发挥最好的当属大前锋科林斯,全场19投14中,高效拿下38分、12个篮板。

最重要的是,集中交易截止日前,他没有被老鹰送走。科林斯或许会在赛季末跟老鹰续约。

此外,这场比赛同样拿到两双的,还有两人。特雷-杨21分、15助攻,卡佩拉18分15助攻。

可以说这三人拿的都是大号两双,而且在同一场比赛中出现,现在及未来的老鹰会是多恐怖?

掘金上一场同样取胜,113-108赢了鹈鹕。这场比赛约基奇和锡安都没能限制住对方,但掘金能限制英格拉姆,这就是他们的取胜之道,他们的防守有时还是不错的。

26日交易截止日前,掘金弄来了阿隆-戈登以及麦基,他们一个大前锋,一个中锋,都属于内线球员。

不过阿隆-戈登兼具小前锋打法,本季的三分球有了不错的进步,命中率能达到37.5%,这让约基奇又多了一个传球对象。

戈登来到掘金后,理应还是比较适应的,因为在魔术时,中锋武切维奇同样也是一名擅长三分、擅长助攻的中锋,而约基奇更加是武神的升级版。

本场对阵老鹰,戈登对位的会是科林斯,这就要考验戈登的防守能力了,这也是掘金挖他过来所看重的其中一点。

杨健出走徐济成正式退休!央视NBA人才凋零于嘉白发增生苦撑着

早在年初的时候,在央视体育频道CCTV5就有NBA的复播预告,而后也真的迎来了复播。于是,那些熟悉的记忆涌上心头,不断翻滚着让我们倍感温暖。要知道,在那个网络还不算发达的年代里,我们每周末苦守电视机前,就是为了观看NBA比赛;显然,央视NBA与我们有着太多的联系,无数的感动落泪和温暖开心,都是这个节目带来的。因此,我们心怀感激而继续跟随,愿意给予更多的陪伴。

渐渐地,我们发现央视体育频道的NBA直播里少了很多声音,那关乎“这球就该这么打”、“赢咯!冠军咯”,这些均是我们青春的陪伴,可如今仅剩于嘉老师一人苦苦支撑着,显得有些落寞孤独。随着冬奥会成功举办,有媒体晒出照片,徐济成已经正式退休。作为最早一批的NBA直播解说嘉宾,如今他退休的之后,央视NBA又要少了一员大将。

那么,昔日那些嘉宾张卫平、杨健、苏群、杨毅等老师都往何处去了呢?他们又为何不出现在该节目里呢?小仙女就带着大家一起来了解这背后的无奈和心酸。

早前杨健老师的离开,多了很多无奈和不舍,毕竟他为央视NBA工作了多年,已经有了情感,可还是毅然离开了。我们能够感受到他的不甘心,可是现实问题是在央视的收入,很难让他过上一个体面的生活,而四十岁的年纪非常尴尬。面对着“上有老而下有小”的问题,他只能出走寻找其他出路,毕竟额头上的白发一撮又一撮,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了。

看着自己的同行杨毅、孙群老师活得挺滋润,杨健老师其实也可以走上自主创业的道路,那就是在图文和视频等自媒体平台创作内容,而后像网红一样变现。要知道,杨毅老师的“杨毅侃球”自媒体是体育自媒体的头部,每年的收入高达千万级别,这样的收入才能够帮助他养儿育女,让自己的家人活得更好,而自己也能够轻松一些。同样,苏群老师也是一样的,在收入上要高于央视时期了。

至此,大概能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离开央视NBA了吧?一来是因为在央视工作的收入无法支撑起自己想要的生活,高压力之下很容易让自己头发花白,看看于嘉老师的额头,其实也明白了;而杨毅、苏群等外出自立门户的老师,反而过得更加滋润,收入高的同时还能够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以及外出游玩,当然会变得更加年轻而充满活力。

二来,当下的自媒体平台非常火爆,只要能够积累足够的粉丝,就能够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毫无疑问,视频是当下内容承载能力和变现能力最强的载体,足以承载任何形式的才华。正所谓“站在风口上的猪都能够飞起来”,一旦能够成为行业的头部,就有机会获得超越预期的物质回报。官方媒体、纸媒的没落,正是因为这些自媒体平台的冲击。

央视NBA人才凋零,不是没有原因的,或许也需要进行改革,才能够如昔日那般朝气蓬勃。无论是人才的薪资,还是合作的方式,都应该进行新的改革和设计。毫无疑问,央视这样的大平台,更多时候就是一个镀金场所;就像很多球员去勇士队,就是为了夺冠后提升身价,来年得到一份大合同,可以看看小佩顿和波特,无一不是如此。

青年才俊们在央视拥有一份工作后,他们的履历会带着光环,之后就有机会建立自己的品牌影响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