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怀揣梦想的洪都拉斯小情侣被活活闷死在开往美国的车厢中:史上最严重偷渡案背后有着怎样的悲哀?

原标题:大学毕业怀揣梦想的洪都拉斯小情侣,被活活闷死在开往美国的车厢中:史上最严重偷渡案背后有着怎样的悲哀?

为了寻找更好的生活而踏上通往他乡的旅途,是很多人成长必经的一段历程。然而有的时候,这样的旅程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光明的未来,反而意味着一场悲剧——这就是上个月27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发生的事情:一场史上最严重的偷渡惨案。

寻求期待已久的美国梦的愿望,却让53位移民在6月27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事发地在圣安东尼奥市(San Antonio)西南部郊外Cassin Drive和Quintana Road两街交界的地方,当一辆18轮大货车的箱门车厢门被打开时,里面已经有了48具尸体;另外16人被转移到当地的医院,不久后其中5人死亡,最终遇难人数共有53人。

在事发时间,当地气温高达四十摄氏度,且所有移民均被关在密闭不透风的卡车之内,缺氧、高温、缺水是造成这桩惨案的主要原因。据悉,大部分死者均来自于拉丁美洲国家,一开始发现的48人中有22名墨西哥国民、7名危地马拉国民、2名洪都拉斯国民和17名来历不明人员。在共计4位丧生的洪都拉斯居民中,有一对刚刚大学毕业的小情侣。

男生名叫亚历山大·米格尔·卡巴耶罗(Alejandro Miguel Caballero),他即将完成大学学业并取得市场营销的学位。他的未婚妻名叫玛吉·塔玛拉·帕斯(Margie Támara Paz),已经取得了经济学的大学学位。

两个人都将高等教育视为开启职业生涯并克服洪都拉斯卑微出身的一种手段,因为这里满目贫瘠、犯罪横行和腐败不堪的情况阻碍了所有社会进步的途径。

于是,和很多同胞一样,23岁的亚历山大和24岁的玛吉计划前往美国。在二人策划离开之际,亚历山大18岁的弟弟费尔南多·何塞·卡巴耶罗(Fernando José Caballero)也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之中,然而不幸的是,费尔南多之后也在这次事件中丧生。

其实一开始,这三位年轻人并没有离开的想法。尽管他们的家庭经济困难,亚历山大和玛吉仍然试图留在自己的国家,并希望通过大学文凭寻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可正如母亲所说,洪都拉斯的现状却阻碍了像他们这样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去谋生和追求更好生活的机会。

亚历山大和玛吉在中学时相识,从那时开始二人就许下承诺携手共进,也一起在距离家乡拉斯维加斯(Las Vegas)60英里的圣佩德罗苏拉(San Pedro Sula)上大学。如同前文所述,在准备前往美国之前,亚历山大正在攻读市场营销学位,而玛吉已然取得了经济学学位。也许在我们看来,受过高等教育的他们已然能够拥有光明的未来,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拥有经济学学位的玛吉在经济低迷,收入不平等的洪都拉斯无法找到合适的职位,只能在一个调度呼叫中心获得一份低薪的工作。而亚历山大则一直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家餐厅做着服务生的工作。这样的窘境使得二人无法在自己的国家看到未来的希望。

最开始热衷于移民到美国的则是亚历山大的弟弟费尔南多。费尔南多比他小五岁,但并没有哥哥一样聪慧,早早地便辍学,他只是一个热爱足球和诗歌的少年。

妈妈,你想象一下,如果这里都没有给(像我哥哥嫂子一样)有学历的人提供工作,那对像我这样不读书不学习的人又能够剩下什么?

这是起初费尔南多在与妈妈讨论移民时说的话。之后弟弟便说服了仍处在窘境的哥哥,而亚历山大也和自己的未婚妻玛吉达成了一致。

经过三人商定,他们于半年前制定了这次移民偷渡的计划,而让玛吉铤而走险的原因还有一个:她需要钱来为自己的母亲支付癌症的治疗费用。这笔钱依靠现在他们在洪都拉斯的条件是永远不能获得的。玛吉的母亲则向媒体透露出了自己女儿在离开前的一次对话内容:

玛吉母亲说:“我更想让你继续在调度中心工作(不希望让女儿去冒这么大的险)

而女儿却回答说:“不,妈妈,我得找一份好工作,这样才可以支付你的手术费用。”

实际上,很多人并不是真的愿意离开家乡,离开亲人,但是为了家人和自己能够生活的更好,亦或是为了解决家庭的困难,他们不得不选择背水一战。

他们与家里人进行了详细的商讨,最终由在洪都拉斯和美国的亲戚共同为三人此行凑钱并寻找途径。凯伦的一个远房兄弟就居住在美国,他为三人提供资金的同时也为他们规划了初步的目的地:休斯顿(得克萨斯州第一大城市)。 三人于6月4日启程,兄弟俩的母亲凯伦一同陪伴他们走到危地马拉,她想尽可以能在路上多陪陪孩子们,更想尽可能晚一点说再见。

在凯伦陪伴他们旅途的最后一段时,她仍让孩子们放平心态,不要过于紧张。最后一句亲口告诉他们的话便是:“孩子们,祝你们在另一边(美国)一切顺利,因为你们无法在这里(洪都拉斯)施展你们所有的才能。”(Hijos, que les vaya bien en el otro lado, porque aquí no se pudo)。

在随后三人前往美墨边境之时,凯伦仍然通过社交App与他们保持着联系。最后一次收到消息则是在事发前,当时孩子们回信说到自己已经到达得克萨斯州,正在等待着被送往北边。

之后发生的不幸彻底击垮了这两个家庭,而在这次事故中一共遇难的53名移民(其中还有两位年仅13岁的危地马拉少年),更牵扯着上百个家庭。人们在事故地附近自发地组织悼念遇难者,同时在美国和拉丁美洲国家中也发起了“No son 53 migrantes, son humanos”抗议活动——他们不是五十三个非法偷渡者,而是五十三条有着鲜活生命的人。

也许这个问题也可以换成:为什么有些地方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离开?拉美很多地区尤其是一些中美洲国家极度贫困和社会动荡的现状,足以令所有的远方都幻化成美好的梦想。至于这个梦想之地是不是真的那么美好,也只有亲自体会之后才能知晓。然而,很多人连这个机会都没有就在途中命丧黄泉了。

虽然在这场移民斗争中,那个“美好的国度”始终是以“受害者”的角色存在的,但实际上它也在偷渡产业链中分了一杯羹。进入国境后,为了躲避得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等地公路的重重检查,走私集团一般会通过贿赂当地警察甚至与贩毒集团谈判等等手段。警察、毒贩、走私集团会一层层从非法移民者的身上抽取从500-5000美金不等的提成。而在边境,对非法移民进行敲诈勒索,甚至是人口贩卖和绑架都时有发生。

而那些成功进入美国的拉美移民也不一定就能过上理想的生活。他们中的很多人以“黑户”身份在社会最底层成为廉价劳动力,因为没有正式的身份文件而无法获得最低薪资保障,还可能面临被遣送回国,甚至丢掉性命的下场。但正如一直以来那样,他们没有选择,也无法选择。

声明:双语文章中,中文翻译仅代表译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马德里大区主席感叹自己也买不起房,但网友扒出她的年薪后却怒了:你是在“凡尔赛”吗?

“白吃白喝也算是工作?”哥伦比亚网红探店求免单被嘲,最后被扒出粉丝数比主厨还少……